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ae电子游戏|登录--注册 -> 正文
贴年画
发布时间:2020-01-19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掀开新年第一张日历,年的脚步也就越来越近了。这也让我想起1982年过小年时的一段往事。

这天晚上,一家围坐炉前商量第二天赶集买年货的事。吃的喝的盘算完了,最后说到买年画。父亲说,改革开放了,日子越来越好了,多买几张年画添一添新气象。母亲说,她喜欢唱戏的画。大哥说,现在流行武打片,买几张明星画,二哥表示同意。轮到我时,我说,什么画也不要,给买串糖葫芦就行。

第二天一早,父亲和二哥推着独轮车到十里外的协庄去赶集。快到中午,他们推着满满一车年货回到家。白菜、芹菜、白莲藕,鲤鱼、公鸡、猪下水,当然,还有用报纸封卷成一个圆筒的年画。

匆匆吃过午饭,一家人开始忙活起来。先大扫除,接着把北墙的旧画揭下来,再打浆糊,搬凳子,准备贴年画。二哥个子高,这活非他不行。他站在高凳子上,双手捏住纸画的两角比量着。父亲、大哥和我站在下面当参谋。按父亲的意愿,二哥先把一张《社会主义好》贴在正中间,挨着又贴了一张《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》。我特别喜欢这幅画,画上一个年轻姑娘微笑着驾驶一辆拖拉机在耕地。该母亲选的画上墙了,那是挺大的一幅《花为媒》,有三十几个画面,下面附带着解说文字。到两个哥哥的画了,一张是《大鹏展翅恨天低》,一张是《红衣少女》剧照。二哥拿在手里看了又看,一副心醉的样子。我说,有什么好看的。二哥冲我一瞪眼:“你懂啥,一边玩去!”哼,我一扭头就往外走。“回来回来!还有一张给你买的画哩!”父亲一把拽住我。

果真,画面上一男一女两个红领巾少年,手举奖状,身后是雄伟的天安门。我捧在手里,被深深吸引了,一下子产生了美好憧憬和向往。父亲和蔼地拍拍我:“好好学习,将来你也去天安门。”我使劲点点头。这张画贴在了我的床头。

过年了,我家的屋墙跟一样,也穿上了崭新的“衣裳”。

年画是送给老百姓最美好的祝福,贴在每家的墙上,照得人心里亮堂堂。

上一条:甜蜜的负担 下一条:雪花